讲述:中国汽车入世十年之行业巨变 汽车

/ / 2019-10-12
岁月如梭,弹指间,中国入世已整整十年。十年间,中国汽车行业发生了巨变,从年产销200万辆一举登上1800万辆的高峰,成为世界第一大市场。十年间,汽车价格一降再降,以前,17万元只能买到一辆手动挡捷达,现在,17万元已可买到一辆不折不扣的中高级汽车。汽车,终于由少数人的消费品变成了寻常百姓的代步工具。......

岁月如梭,弹指间,中国入世已整整十年。十年间,中国汽车行业发生了巨变,从年产销200万辆一举登上1800万辆的高峰,成为世界第一大市场。

十年间,汽车价格一降再降,以前,17万元只能买到一辆手动挡捷达,现在,17万元已可买到一辆不折不扣的中高级汽车。汽车,终于由少数人的消费品变成了寻常百姓的代步工具。

十年间,可供选择的车型呈几何速度增长,从捷达、桑塔纳、富康这老三样,发展到了无数样。一年当中仅上市的新车就达上百种。

十年间,中国汽车产业格局发生了重大变化,除了几乎全世界汽车企业均以合资形式进入中国外,土生土长的企业也由原来的小打小闹,升级为收购国际老牌汽车企业。“”这四个字已不再是低质、低价的代名词。

十年间,中国汽车创造了历史,而历史一直是由人组成的。在一串串令人艳羡的销售数字背后,今天,我们就来听听中国汽车人们的亲身经历,一起感受入世十年的艰辛与辉煌。

●讲述

“老三样”与三个人

2001年入世时,还是欧博平台“老三样”的时代,捷达、桑塔纳、富康是车市的价格风向标。那时,正好有“三个人”进入了北京车市。卖捷达的谷亚雷,从当时桥下卖车的年轻小贩已经变身为全国最大的一汽大众经销商捷亚泰的股东;卖富康的陈斌,从大学生成长为一个出色的职业经理人,现在是东风日产航天正通的总经理;学汽车设计的周曦,从掌握进口车资源的国企人,到宝马京顺宝店的总经理,也随着WTO的十年,完成了职业的进化。

从桥下卖车到4S店股东

“2001年南北大众的市场份额占据了50%以上,‘老三样’的市场份额占据了60%左右。”从九十年代初就从事一汽-大众销售的亚之杰伯乐店总经理谷亚雷回忆说。由于“老三样”是汽车市场的绝对主力,这三款车的价格也是车市的“风向标”。“入世前很长一段时间,卖车是在三环桥底下。”谷亚雷回忆说。入世十年来,作为一名农村出来的年轻人,谷亚雷也从销售经理做到了亚之杰伯乐的总经理,然后成为捷亚泰汽贸的股东。其欧博平台间,他完成了MBA的课程,成为一汽-大众圈的“智多星”。“现在,哪款车敢说自己是车价风向标呢?车市也难以用‘老三样’‘新三样’‘精三样’来总结,因为各个细分市场的车型都极大丰富,用‘无数样’虽然夸大,但相比入世之初车型匮乏,这个说法也能让人理解。”他说。

昔日大学生今日总经理

2001年3月3日,东风雪铁龙神龙京津销售公司挂出了醒目的牌子:“富康4款车大降价”,其中两款车降幅接近万元。之后,由于不少消费者等待入世后车价下降,转而不少持币待购。2001年11月,刚入世后不久,一款搭载普通电喷发动机而且没有助力的富康售价9.78万元立即引起了市场的轰动。“一个消费者顾问同时谈几个客户、同时签约,一个销售顾问一个月可以卖车50多台。”陈斌说。

大学毕业后就在北京车市闯荡的陈斌,也可以说是京城车市的“营销达人”。“入世之初,车市不讲究服务。我和同事们进行了一系列创新,比如给客户交车时洗车,从北辰购物中心买1600元一套的品牌西装,通过统一着装给客户更好的感觉。白金会”他说。

现在的车市竞争让陈斌也感到压力很大,“从神龙京津的总经理到培训公司的金牌讲师,如今进入日产后仍感觉自身还有不足。一方面厂家的管理更细、要求更高,另一方面同品牌经销商的创新服务也非常出色。”他说。

进口车开入寻常百姓家

学汽车设计的周曦,当年在一家具有进口车资格的国企工作。“那时都是很多人求着要车,买进口车的人主动请吃饭。”周曦说。1995年他来北京开始参与菲亚特进口车的工作,“当时我在都灵沙龙工作,那时进口车不是降价,而是想着怎么能卖高价。”周曦说。

现在是宝马京顺宝店总经理的周曦有了新心态。他表示,入世后,随着进口车的不断高端化,菲亚特旗下的不少小型、低端的进口车已经没有了市场,现在进口车市场已经走向高端化、个性化。“宝马1系等豪华车的紧凑级别车已经在20万元左右,豪华车已经不是高高在上的时代,已经走向亲民时代。”周曦说。

本版文/本报记者 王晓坤

●综述

车价与国际基本接轨

1998年花17万元买了一辆1.6L手动挡捷达的张女士说,现在17万多已经可以买到一汽-大众的中高级车迈腾,尽管可能不是高配车。长安铃木北方新兴店副总经理鲍慧群说,2001年时羚羊卖11万多还供不应求,现在国Ⅳ版的羚羊只卖5万多。

入世十年,中国消费者除了享受到从“老三样”到&九乐棋牌ldquo;无数样”不断丰富的车型外,车价也逐渐大幅下降,服务水平极大提升,而且消费者购买车型的技术含量、配置水平也大幅提升。中国汽车市场的车价和服务已经基本和国际接轨,但人才和服务模式方面还需要继续努力。汽车销售在欧美是可以终身就业的,并可以拥有和律师证一样的汽车销售工程师的资格证书。

入世后的前5年,厂家常常以官方降价为重要营销手段;入世后的后5年,官方降价已经成为不成熟厂家的笨做法,因为一方面,经过不断降价和新车型合理盛京棋牌定价,新车的价格已经逐步与国际接轨;另一方面,官方降价严重伤害老客户的感情,为了中华娱乐赢得新客户,而伤害老客户,已经不是明智之举。

2001年入世后消费者期待车价一下子降两三成的目标,经过十年可以说已经逐步达成,有的车型甚至降价近10万,比如雅阁从上市之初的售价29.8万元而且加价3万元的辉煌,现在主力车型的售价已经降至白金会20万元左右。一位广本的经销商说,“现在雅阁赔钱不多,一辆车也就是赔3000-4000元。2004年之前卖车最少一辆得挣5000-8000元,2004年车市的严重供大于求,让京城经销商首先感受到了赔钱卖车的苦涩。”

据统计,入世后2002年、2003年国内汽车价格平均每年下降8%左右,2007年开始,车市的降价更多由经销商促销优惠来完成,但也让车型的实际售价不断下降。在一款车换代更新上市时,之前的市场实际售价往往就变成了新车新的官方指导价,降价虽然因为空间变小而幅度降低,但却一刻也没有停止过。

上一页0102030405060708下一页单页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