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企老总董平的汽车铸锻梦想 汽车

/ / 2019-10-12
不怎么和媒体打交道的四川波鸿集团总裁董平,这次不得不召开一个新闻发布会,由于波鸿收购的加拿大威斯卡特是个多伦多的上市公司,董平说,对方不断催促,要信息透明,顾及到股东,所以不得不召开一个新闻发布会。在收购威斯卡特之前,厂址位于四川绵阳的波鸿集团,核心业务是汽车零部件铸锻、汽车销售,作为制造来说,由于......

不怎么和媒体打交道的四川波鸿集团总裁董平,这次不得不召开一个新闻发布会,由于波鸿收购的加拿大威斯卡特是个多伦多的上市公司,董平说,对方不断催促,要信息透明,顾及到股东,所以不得不召开一个新闻发布会。

在收购威斯卡特之前,厂址位于四川绵阳的波鸿集团,核心业务是汽车零部件铸锻、汽车销售,作为制造来说,由于在汽车产业链最低端,加之董平率领的波鸿集团对外界非常低调,波鸿对中国汽车行业来说,是陌生的。

然而38岁的民营企业家董平,却心怀远大抱负,在接受新浪汽车采访时,他直言要做汽车锻造行业的“富士康”。

在企业发展战略宣传策上,波鸿有3大产业:汽车零部件生产及汽车销售,房地产,新能源产业。

但截至采访时,波鸿甚至没有建造一平米商用房地产,董平说,中国房地产就是一个怪胎,只有资金门槛而没有品牌门槛,他已经取消了做房地产的打算,安安稳稳地将自己的汽车零部件铸造行业做成富士康那样的。

欲做汽车锻造的“富士康”

与中国汽车产业链条上那些大而全的众多企业相比,波鸿充其量也就是一个立足于产业低端的小字辈。制动器总成、发动机缸体、钳体、排气管、曲轴凸轮轴等是主要产品。截止2011年底,波鸿虽然拥有30余家全资或控股经营性子公司,但总资产不过58.3亿元,员中华娱乐工2800余人,年销售收入只有近40亿元。

那么,是什么样的动力,促使董平去放开一搏,去花2.45亿美元连带8500万美元债务收购加拿大的以生产排气歧管、水冷排气阀总成等为主的汽车零部件商?为何要做汽车锻造行业的“富士康”呢?

董平为波鸿集团制定了自建、合资和收购3大做强做大的途径。民营企业如何做强,董平的生存之道颇有见地。“靠自己在那玩是不行的,我们既要收购也要合资,”但他遗憾的是,战略是好的,但自己的铸造行业起步太晚。

“汽车零部件行业很大,我们的愿景就是做细分市场,做汽车铸锻件,毛坯以及生产加工,我们不做发动机轴承。”通过OEM,董平的波鸿集团按照图纸代工,在产业链中处于低端,但这也正是董平所看中的。

“世界500强的企业都不做这个,很多民营企业因为投资巨大也不愿意做,我选择做,就是希望做成专业化、规模化、集团化,做汽车铸锻行业的富士康。”

绵阳的好圣的建造项目,由于技术设备先进,让董平对未来与威斯卡特的合作充满信心。

董平在接受记者中华娱乐采访前当天上午接到通用中国采购部一个采购经理的电话,以为对方要给自己提意见,董平将电话免提让好圣零部件公司的总裁也听听,结果通用中国的采购经理表示,好圣的制造设备,监测设备在国内应该是前三甲。

好的设备不等于万事俱备。董平深知一个小的民营企业要做强,开元棋牌按部就班地做,永远赶不上别人,何况,在接人家图纸OEM的底层,必须将管理提升到位,将全球客户资源吸引过来,这也是收购威斯卡特的一个想法。

在采访中,董平多次提到要做富士康。其实富士康低成本规模化的高效生产是一个方面外,在低端制造如何引进先进的管理,也是一个原因。

董平说,你们可以去富士康看看,富士康的中高管都是台湾人,很少有大陆人,其实就是一种企业文化的传承。

“所以我要做铸锻行业的领先者,将来可以借鉴威斯卡特完整的外资团队进行管理,”董平说。

除了收购外,董平做强波鸿的另外一个办法,就是合资。波鸿已经和德国EB公签署了生产大众下一代全新发动机EA888缸体生产的合资协议。

沃尔沃、捷豹路虎的收购管理思维

对于中国企业来说,走出去收购是一件大事,尤其是金融危机远去的当下,很多企业并不屑于冒险一搏。董平此次收购威斯卡特这个加拿大百年的零部件制造企业,是一个大手笔。但他一直并不想去宣传报道,他甚至告诉记者,你们别写什么波鸿收购威斯卡特,就说威斯卡特这个企业就行了。

在采访中,做零部件铸造的董平原来对国际上汽车品牌收购非常有心得。

“印度塔塔收购捷豹路虎的时候,着重宣传的重点绝对不是印度塔塔去收购捷豹路虎,收购了以后,重点宣传的是捷豹路虎是英国传统的优秀的百年品牌,而且强调的是富贵的血统。强调的豪华的品牌,绝对不是说这个捷豹路虎被印度人收购了。”

“被印度人收购了,你还会买吗?不会买了,……这就是印度塔塔集团做的,”董平又举例说,当年李书福收购沃尔沃,新闻发布会很多,但李书福很清醒,他一直倡导吉利是吉利,沃尔沃是沃尔沃,丑男娶了美女,但不会影响美女。

也因此,波鸿对于收购的威斯卡特也是如出一辙。尽管他后来运营不佳,但是百年老店,零部件锻造技术很先进,客户资源广泛,福特、大众、通用都是其一级供应商,因此,董平对于威斯卡特是非常慎重的。

“威斯卡特只是股东发生了变化,管理层还是原管理层,我也不会去出任什么职位,”董平说,他强调的是正宗的威斯卡特血统,一百多年的历史,不是靠中国人去传承,还得靠欧洲的管理团队。

“该怎么的就怎么的,美国的工厂该怎么就怎么,加拿大的工厂该怎么运行就怎么运行,我是把你的管理团队引进来,技术引进来为中国市场服务,我要做的是这个东西,所以说如何把握住?就是这么把握住。”

董平坦言,收购威斯卡特的意义,在于引进先进的技术和管理,直接获取全球客户,“这是一个捷径,计划5年内不动它的管理,再优秀的人去北美也会面临水土不服的,我们要保证它的连续性。”

收购威斯卡特,让董平的波鸿集团向国际迈进了一步,而更大的意义,在于直接面对其广泛的欧美开元棋牌客户,而未来,适应九乐棋牌欧美配套的产品质量,则是董平最急于提高的,董平说,一流的设备,如果造不出一流的质量,是丢自己人的。

砍掉房产专注零部件及汽车销售

对于一个民营企业来说,资金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波鸿原来是计划做房地产的,采访时宣传片上,都有此计划,但是董平却一口否定了此前的想法。

董平说,1999年成立的波鸿集团,历史上没做过一个房子,将来也不做,宣传片上其实是想保留一些地产项目,最终会跟别人合资转让出去,专注汽车零部件制造和铸锻件的制造,同时做好汽车经销商销售。

笔者问董平,为什么不打算做房地产?董平说:“房地产仅资金门槛,严重伤害了实体经济的感情,我认为房地产是不健康的,是一个怪胎。”

“今天在这栋楼提沙灰桶,小包工头,明天都可以去做房地产,跟国土局对接就可以做了。”董平坦言,房地产不做,是因为房地产未来也是一个专业化的,标准可复制的产品。

“你看万科已经在复制了,到哪一个地方就是万科海域,万科城市花园,是可以复制的商业模式。做房地产,你超不过万科,你都超不过本地的,还不说国字号的,我们没有团队,没有品牌,没有人才。波鸿的房子修在那里,你修得再好,万科在旁边,一路之隔,万科卖8千,你卖6千可能都没有人要,是要品牌,没有溢价能力。”

在四川、陕西、湖北及云南等地,董平带领波鸿建起了许多汽车4S店,汽车销售成为波鸿主业之一。董平说,汽车销售带给他的,除了利润反哺零部件制造外,就是对全球车的平台有更深的了解,能第一手掌握零部件的讯息。

经历此次收购,对于资产运作,董平谈起来神采飞扬,非常有激情,民营企业家那种远大抱负和坚定的事业心处处显露出来。谈到当年华晨集团资产运作大鳄仰融,董平更是大为推崇,给予高度评价。

“仰融在中国汽车界可谓前不见古者,至今也不见来者,如果仰融在(中国汽车界)虽不敢说中国汽车能比肩全球,但起码差距不会这么大。”笔者问为何?董平说,仰融个人力量是有限的,但是他的(做法)标杆作用是巨大的。

也许,资产运作巨擘仰融至今给董平的触动是很大的,而恰恰在此时,董平刚完成自己的一次收购动作,他们都有一样的资产运作做强的情节,只不过,董平心系的是零部件制造领域。

与大多数民营企业家不同,董平亲口承认“国进民退”,认为国有企业模式会失败,但他更愿意从客观找民营企业不强的原因。他认为,民营企业太脆弱,但是自身繁殖能力很强。

董平说,波鸿有上市打算,&ldquo盛京棋牌;威斯卡特在多伦多退市之后,他准备把威斯卡特并购到波鸿的好圣一期二期来,这样白金会我们在全国的规模在前面了。”

虽然采访民营企业家不多,但感觉,董平是一个年轻而又充满坚定理念的人。他语言恳切准确,言无旁遮,毫不掩饰,分析事物直至要害,同样,能看出,他的汽车零部件铸锻,是建立在生意之外的一种对行业的思考和责任之上。

因为他有信念:做中国汽车零部件锻造行业的富士康。